2015-12-14, 1:37 AM

那些年的人與事:那些陌生的朋友們

「我跟你說,你要是給我接下這件事,你自己就看著辦!」 手機裡傳來大隊長憤怒的指令。上午八點,五月的萬里地區已是豔陽高照,太陽斜斜照在臉上,面對兩位轄區一毛二一副看我怎辦的態勢,我的背後微微滲汗。 「報告是...但對方用海岸巡防法堵我們,我們沒有理由不接這案子。」我轉過頭,低聲在電話裡說道。 「我不管,總之你別給我淌這渾水!」還來不及回答大隊長,電話便「啪」地一聲掛斷,我只好對眼前的兩個員警無奈地聳聳肩。 根據《海岸巡防法》第二條第三項規定,海岸的定義是「指臺灣地區之海水低潮線以迄高潮線起算五百公尺以內之岸際地區及近海沙洲」,這次事情發生在海棚上,很明顯單位想賴也賴不掉。第一時間趕來的兩名員警劈頭便表明早有公文明白規定,日後這種案子不屬於警政署管轄。 「學長,人家公文都來了,你們不能這樣啦。」其中一位員警對我說。 「海岸巡防法的規定是沒錯啦,但並沒有規範無名屍的權責劃分,且萬一是刑事案件,到頭來還是兩位學長要接。」面對大隊長的指示我也只能硬扯,盡量把責任撇清。......繼續閱讀

[幻像] , [那些年的人與事] | 單篇網址 | 迴響 (0) | 引用 (0)

2014-12-21, 9:02 PM

那些年的人與事:康仔

沒有人知道康仔怎麼會當兵,然後還被分發到這裡。 一開始,大家對於康仔的印象只是一個講話稍稍遲緩,動作有點慢的天兵。來自嘉義鄉下的康仔,典型的弱勢家庭子弟兵,沒有任何背景的他進了部隊自然就得乖乖認命,從最爛,最硬的勤務開始幹起,慢慢收集他自己在部隊內的人生勳章。因為反應跟動作都比較慢,常常被老兵欺負,所以被中隊列為重點人物。不過,即使他來到隊上已經兩個多月,還是都沒有人知道為什麼他會入伍然後被列管,直到那天我看了他的兵藉資料卡。......繼續閱讀

[那些年的人與事] | 單篇網址 | 迴響 (2) | 引用 (0)

2005-08-17, 1:59 AM

那些年的人與事-子不語篇

九月的外木山,夜涼如水。 「排A,你是志願役的,希望你以後不要回到中隊去...」邱仔在安官桌前一邊擦著他珍愛的憲兵鞋,一邊跟我閑扯著。 「怎麼?為什麼不要我回中隊?」 此時邱仔神秘兮兮地放好他的擦鞋器具,一邊握著他的Motorola MTS-2000,一邊小心翼翼地瞪著鐵門外的動靜。 「我告訴你,」排A,「中隊有那個啦...」......繼續閱讀

[那些年的人與事] | 單篇網址 | 迴響 (12)

2005-04-30, 3:10 AM

那些年的人與事-海巡貓老大篇

想也沒想到,自陸軍步校結訓後,會被分發到這樣的一個地方。陸軍的那一套,到了這裡幾乎派不上用場。觸目所及,就是一整片無邊無際的大海,還有海上搖搖擺擺的船隻影像。哪來萬惡的共匪?哪來前方敵火猛烈? 海巡什麼都缺,就是海水不缺。吃飯的時候、上廁所的時候、站崗的時候、被長官臭罵的時候......你無時無刻就是會見到海。甚至長官在臭罵你時噴在你身上的口沫,都可能詭異地帶著淡淡地海腥味。即便你閉上眼睛,也會聽到那陣陣浪潮聲,有如節拍器一樣的節奏朝你襲來。 而外木山,就是海巡部典型的一個班哨。......繼續閱讀

[那些年的人與事] | 單篇網址 | 迴響 (50)

2004-09-30, 12:53 AM

回憶一則

清晨四點 隔壁的晨雞尚未覺醒 電話鈴聲卻是搶先刺破一個個 正在孵化的夢 「我很遺憾... 您的子弟... 剛剛...執勤... 被民車... 撞...及 ...仍在搶救...重度昏迷...」 阿金伯睡眼惺忪,猛然驚醒 電話那端的聲音冷冷 越來越遠 難辨卻又有如西廂房裡那割人的鋤刀 銳利 搖醒老伴, 卻呆了半晌 --阿霞啊 出代誌啊啦... --妳ㄟ阿才出代誌啊啦-- 阿金伯黝黑的臉龐泛了青光-- 天仍未明 薄霧下的三合院 機車引擎怒吼, 雞飛 狗跳 阿金伯和阿霞嬸兩顆心也不住亂跳-- --阿才啊,你得要撐下去-- 基隆,長庚,陌生的地名 空氣中的消毒水味取代牛糞的草腥味 冷氣掩護著心中的恐懼 而不住顫慄 此時嘉義已是遠離 耳晌卻仍是副連長沙啞沉重的聲音 ...重度昏迷... 眼前軍官個個制服筆挺 誰是誰,哪個是哪個 我兒 到底在哪裡? 你們怎都沒反應......繼續閱讀

[那些年的人與事] | 單篇網址 | 迴響 (4)

2004-07-11, 10:50 PM

那些年的人與事--正步篇

士官一中隊!正步——走! 每個月,總會有個禮拜一早上要忍受這種折磨。 在四季如夏的高雄鳳山陸軍步兵學校,你的敵人不是對岸的老共,不是危害中華民國全體國民的任何敵人,也不會是變態的教官,往往是那動輒34度以上的高溫。特別是,在每個月的第三個禮拜一早晨,全校大閱兵的時候。......繼續閱讀

[那些年的人與事] | 單篇網址 | 迴響 (16)

2004-05-24, 1:08 AM

清晨五時四十分頹廢御便當

已經忘了是怎樣的情況之下,會用御便當當作"一天"的開始與結束。 在單位裡,特別是轄區在北部最重要的一條海岸線服務,時間是最大的敵人。抓偷渡犯的時間不夠,抓走私的時間不夠,辦業務的時間不夠,睡覺的時間不夠... 時間成了最奢侈,最搶手的商品。所以,縱使再有錢再有能力,也難以扭轉時間,更難在勤務會報上被暴跳如雷,青筋暴現的長官手上的資料(轄區走私偷渡彙報)打爆後,可以不必委屈的說出"千金難買早知道"這句老話,咕噥一番。 我們這些要上不上,要下不下的幕僚人員呢?......繼續閱讀

[那些年的人與事] | 單篇網址 | 迴響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