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February 2009 | 回到主頁面 | April 2009 »

2009-03-10, 3:23 AM

孤懸之村三條崙。後記

二○○五年秋天,我的奶奶去世了。 很小的時候,父母便離開三條崙這個已經開始漸漸凋敝的漁村,前往台北尋求新天地的可能。就像當時許多中部的青年一樣,開始島內的遷徙,展開候鳥般的飄泊人生。小時候總難理解,為什麼父母親喜歡聽的台語歌總是充滿著離愁,充滿著那種漁人即將出港,濃烈地化不開的感傷,以及就連當時年幼的我也能夠聽出來的那種異地的流浪感。當他們在工地賣力地用原始的勞力來換取一家勉強的溫飽時,是不是在收音機裡傳來的這些台語歌能夠讓他們稍解隻身在異鄉的孤獨,進而得到一些存在感?......繼續閱讀

[幻像] | 單篇網址 | 迴響 (22) | 引用 (0)

2009-03- 4, 4:39 AM

孤懸之村三條崙 I

I 百年孤寂 甫一下車,撲面來的是一陣陣強勁的風,夾雜著濃厚的牡蠣氣味以及說不出來的粗曠海水鹹味。沿著村裡唯二一條主要道路往海邊行走(海清路、延平南北路),觸目所見是三三兩兩散落的屋舍,以及陽光曝曬下成堆在路邊散發著濃烈味道的牡蠣殼。......繼續閱讀

[幻像] | 單篇網址 | 迴響 (70) | 引用 (0)

孤懸之村三條崙 II

II 鑼聲若響 「一輩子沒見過那樣高的浪,比三根電線杆還高。」吳份邊抽著煙,邊回想當日的景況。在他的臉上已經看不出恐懼,有的只是那種討海人因歲月摧折,經年累月面對無常大海而生的一種釋懷。......繼續閱讀

[幻像] | 單篇網址 | 迴響 (25) | 引用 (0)

孤懸之村三條崙 III

III 潛龍在田 二百多年來,祂看著三條崙的興盛與衰敗,多少家庭的悲歡離合,保佑著出海搏命的海上男兒,看著遊子們衣錦還鄉前來還願,傾聽著形形色色的眾生男女千千萬萬個祈求。在村民的心中,祂無疑是這裡的守護神,也是心靈的寄託與安慰。......繼續閱讀

[幻像] | 單篇網址 | 迴響 (16) | 引用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