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uly 2005 | 回到主頁面 | September 2005 »

2005-08-30, 11:22 PM

上邪曲

上邪  昨夜我順著你的方向  寫下一葉松濤,試圖  流去你的來  而誓言卻  勾著月光搖盪  映了滿澗流光 我欲與君相知  不過是  固態的執念  液態的  牽扯  因而,  總看不見  氣化著  我無期的盼想─  沐蘭湯兮沐芳,華采衣兮若英  你落落而行   絕袖而去--的湘君  我卻也不是湘夫人的癡傻 長命無絕衰  你的容顏好炙熱啊  燒灼我不過一世的形骸 山無陵江水為竭  因而  試著哭迸一脈清泉  蝕去山稜  取代涸盡的思念 冬雷震震夏雨雪  或者  不如在你焰火般燃燒的盛夏  造場不該的雪,  不如在你胸懷  短暫嚴冬裡  剪下數支寂雷 天地合  淚已千行  回頭  卻是  兩無消息......繼續閱讀

[非十四行] | 單篇網址 | 迴響 (24)

2005-08-22, 2:10 AM

行路

仲夏的九份並未沾染太多溽夏的燠熱與煩躁,迤邐的山綿延著嶙比交錯,濛濛的屋房。雖然已是燈紅酒綠,卻仍不掩純樸古老的時光在此停駐。站在山頭下望,是因午後細雨顯得溶溶的港灣。沒有多餘的美,只是合度的那股客旅情愁。 正為因過分粧點而已然顯得妖嬈俗麗的老街嗟歎之時,不遠的青階上隱隱出現一熟悉依舊卻是陌生的身影,夾雜於同來老街仰望往日雲夢的人群當中。然他知,她一向不喜人群的。......繼續閱讀

[非小說] | 單篇網址 | 迴響 (4)

2005-08-21, 1:43 AM

當我們三十歲

日劇白色巨塔在各界的好評聲中,終於落下了句點。 雖然主角之一財前在最後病逝,讓許多日劇迷無法釋懷,然而,我卻深深為財前的熱情所感動,認為他死得其所。相較之下,里見就讓我覺得過分迂腐而不知變通了。我不知道之前財前是如何使壞當上教授,但他死前的一番肺腑之言,讓我不禁疑惑起來:到底所謂的價值觀,或者說,一股熱情,如何能讓他人評斷?一如你十年前所作下的決定,我們無法評判。成功與失敗,生存與毀滅,這樣的二分法令人疲憊。想你必也厭倦這樣的價值。如果你現在也如願當上了外科醫生,你會不會也成為像財前這樣的一個醫生?充滿對權利的熱情?或者像里見一樣,對人充滿熱情,對理想充滿熱情? 但我相信,你總會做的很好。......繼續閱讀

[幻像] | 單篇網址 | 迴響 (3)

2005-08-20, 6:07 PM

城市的微光。台北

Canon EOS 10D,EF70-200 F2.8 L。F5.6,ISO 100。 台北。仁愛路。......繼續閱讀

[影像] | 單篇網址 | 迴響 (0)

2005-08-17, 1:59 AM

那些年的人與事-子不語篇

九月的外木山,夜涼如水。 「排A,你是志願役的,希望你以後不要回到中隊去...」邱仔在安官桌前一邊擦著他珍愛的憲兵鞋,一邊跟我閑扯著。 「怎麼?為什麼不要我回中隊?」 此時邱仔神秘兮兮地放好他的擦鞋器具,一邊握著他的Motorola MTS-2000,一邊小心翼翼地瞪著鐵門外的動靜。 「我告訴你,」排A,「中隊有那個啦...」......繼續閱讀

[那些年的人與事] | 單篇網址 | 迴響 (12)

花見

Canon EOS 10D。EF 100 F2.8。ISO 200。 雲林。自宅。......繼續閱讀

[影像] | 單篇網址 | 迴響 (0)

2005-08- 4, 8:55 PM

風雨中的誓言

七月十七日,海棠來襲前日,部隊好友終於要迎娶美嬌娘了。很榮幸擔任這場婚禮的男儐相以及攝影,記錄下這永恆的幸福。從早上拍攝到晚上,其中還有一段車禍的小插曲。共拍攝近400張,這邊選出幾張較滿意的照片,讓大家分享他們的喜悅。 器材使用: Canon EOS 10D,EF16-35 F2.8 L,EF70-200 F2.8 L,EF50 F1.4。580 EX+CP-E3。......繼續閱讀

[影像] | 單篇網址 | 迴響 (4)

小壁虎太空船

房間冷不防傳來一聲尖叫。 通常,這樣的尖叫聲是老妹受到不明生物恐怖襲擊時所發出的求救訊號。 「快來人啦!」 過去瞧瞧,原來是隻小壁虎。約莫兩公分長,體色有些透明,眼睛烏溜溜活脫兩顆木瓜子鑲在小小的頭顱上。小壁虎看起來沒有什麼動靜地在老妹房間的地上動也不動。 憑藉著從小到大欺負小動物的興趣與執著...喔不,是愛護小動物的執著,我小心翼翼地用左手的大拇指和食指,輕輕地將小壁虎"捏"了起來。 因為牠實在太小了,所以我實在不知道該怎麼辦。 我把小壁虎放在手掌上。此時牠正在擬死,一動也不動,任憑我的擺佈--想是牠也放棄了吧。我突然想起大學時代的一個實驗,關於一隻被通電的地板給電到放棄求生意志的狗。 老妹在一旁歇斯底里地尖叫,我實在無法了解她為何這樣怕這種無害甚至有益的可愛爬蟲類。了不起牠頂多在你想像不到的地方給你排個遺吧,比方茶杯。 但是,許多事物不也是這樣一體兩面嗎? 我決定將這隻誤闖禁地的小壁虎"野放",畢竟牠在家裡恐怕也找不到什麼食物。只是,牠實在太小,將牠放到外頭的牆上也因為持續擬死而無法攀附在牆上,把牠丟下去鐵定不死也只剩半條命。打開窗戶卻又看到一隻比牠大半號的蜘蛛守在一角,不懷好意地瞪著我手上的這團嫩肉。丟在那也八成也會變成牠的盤中飧。好吧,我拿了好幾張抽取衛生紙,仿效NASA的探測器登陸火星的方式,將牠輕輕包裹起來,讓牠可以順利登陸在一樓的屋簷上,探尋牠自己的新世界。 看著小小的壁虎太空船慢慢地降落在屋簷上,我卻想起小王子。 「喂!你要趕快去找綠洲嘿!」我急忙對著那隻小壁虎喊著。......繼續閱讀

[幻像] | 單篇網址 | 迴響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