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ugust 2004 | 回到主頁面 | October 2004 »

2004-09-30, 12:53 AM

回憶一則

清晨四點 隔壁的晨雞尚未覺醒 電話鈴聲卻是搶先刺破一個個 正在孵化的夢 「我很遺憾... 您的子弟... 剛剛...執勤... 被民車... 撞...及 ...仍在搶救...重度昏迷...」 阿金伯睡眼惺忪,猛然驚醒 電話那端的聲音冷冷 越來越遠 難辨卻又有如西廂房裡那割人的鋤刀 銳利 搖醒老伴, 卻呆了半晌 --阿霞啊 出代誌啊啦... --妳ㄟ阿才出代誌啊啦-- 阿金伯黝黑的臉龐泛了青光-- 天仍未明 薄霧下的三合院 機車引擎怒吼, 雞飛 狗跳 阿金伯和阿霞嬸兩顆心也不住亂跳-- --阿才啊,你得要撐下去-- 基隆,長庚,陌生的地名 空氣中的消毒水味取代牛糞的草腥味 冷氣掩護著心中的恐懼 而不住顫慄 此時嘉義已是遠離 耳晌卻仍是副連長沙啞沉重的聲音 ...重度昏迷... 眼前軍官個個制服筆挺 誰是誰,哪個是哪個 我兒 到底在哪裡? 你們怎都沒反應......繼續閱讀

[那些年的人與事] | 單篇網址 | 迴響 (4)

2004-09-12, 9:30 PM

隱身在熙嚷夜市的「一個團」

行至車水馬龍,燈市如晝的公館,習慣了俗艷的店家音樂和似是而非,食之無味棄之可惜的所謂特調咖啡,想換換地方喝咖啡聽音樂?--女巫店?挪威森林?傑克魔豆? 聽說,這裡開了間新的咖啡館。......繼續閱讀

[音樂] | 單篇網址 | 迴響 (6)

2004-09- 8, 2:41 AM

向腐敗致敬

日子益漸頹圮,靈魂卻是不見腐敗。......繼續閱讀

[aria] | 單篇網址 | 迴響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