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ch 4, 2009

孤懸之村三條崙 III

III 潛龍在田
二百多年來,祂看著三條崙的興盛與衰敗,多少家庭的悲歡離合,保佑著出海搏命的海上男兒,看著遊子們衣錦還鄉前來還願,傾聽著形形色色的眾生男女千千萬萬個祈求。在村民的心中,祂無疑是這裡的守護神,也是心靈的寄託與安慰。

四嬸婆慢慢地將單車從家裡牽了出來。二度中風之後,四嬸婆靠著每日前往海水浴場散步以及騎單車,慢慢地恢復了健康。

「但最重要的還是每天都可以去廟裡看看走走啦!」

四嬸婆口中的廟,就是目前台灣供奉包青天歷史最悠久,香火最鼎盛的「閰羅天子海清宮」。

根據傳說,清乾隆三年(西元一七三八年),距今二百七十多年前的農曆七月八日夜晚,一位名喚吳稽的村民在睡夢中看見一位黑色長鬍的長者在萬丈祥光中,手持金杖從天而降,走到吳稽跟前說:「吳善士,七月十日申時將會有天神降臨貴村莊的西南海面,請通知村民並前往迎接,並建廟奉祀朝拜,不得延誤。」話一說完,這位長者即消失在他的面前。

吳稽在睡夢中聽完長者的吩咐後立刻驚醒。雖然直覺這場夢境不大尋常,卻也不知該信或不信。然而反覆輾轉思考期間,整個房間突然充滿靈光,身體經絡也不斷發熱有如經過齋戒沐浴一般。吳稽心想這些異象或許是在暗示夢境的真實性。隔天早上,吳稽便按照夢中長者的指示,把夢境內容告知村民,村民也認為應該按照前往指定的地點迎接神蹟。果然到了七月十日申時,西南海面遠遠地似乎出現一團黑影,以極快的速度直奔海岸。霎時間海面烏雲密布狂風大作,巨浪不斷席捲而來。之後又突然風平浪靜,天清氣朗。仔細一看,岸邊出現一艘小舢板,上面有一塊神牌橫刻寫著「森羅殿」,中間則刻著「閻羅天子」。除了這塊神牌之外,還有一尊披著紅布以及戴著「福德正神」字樣香火的神像,紅布上則寫著「安徽省包家莊包家祠」。

村民目睹這場神蹟後莫不稱奇並誠心膜拜。在所有村民的決議之下,眾人決定在海面東岸的一座沙丘建廟奉祀閻羅天子,名為「閻羅天子海清宮」,並將農曆七月初十定為「閻羅天子包青天千秋誕辰」。自此,村民在海清宮的庇蔭之下,風調雨順,連年豐收。對於村民也是有求必應,也因此吸引四方信徒絡繹不絕前往膜拜。

P7.jpg

海清宮自村民在海邊的土丘上立廟奉祀以來,共經過五次的擴建。

「日據時代第三次的擴建,聽老一輩的人說當時曾經用金箔裝飾,真是金碧輝煌。但是日本人推行皇民運動,把這第三間擴建的海清宮給拆了,實在很可惡也很可惜。」吳團說。

「到了現在你看到的這間舊廟,也就是現在可以拜拜的這座,這已經是第五次擴建了。」

「當時參與重建的師傅都是來自中部一帶有名的工匠,還有一些唐山老師傅。所以,從這裡最可以看到傳統廟宇建築的工藝。」吳團補充。


從村裡步行,約莫十分鐘便可看到海清宮巍峨壯麗的新殿。我順著廟祝的指引,逕往舊殿左方的工廠走去。

郭進望,海清宮木雕組的領班,很熱情地招呼我的到來。

「再兩三個月就可以完工啦!」郭進望說著。

從民國七十七年承包後殿擴建工程的雕刻作業之後,除了中間休息幾年,郭進望便一直在這裡進行著廟宇雕刻的工作。時間一晃,將近二十年過去。

「我本身是台南人,國中畢業之後想說學點東西謀生,於是開始學習木雕,跟著師傅一間間寺廟去刻。」

「當時的師傅觀念還是很老喔,不會很明白跟你說要怎樣刻要怎樣修,一切都是做中學。師傅在刻什麼就要趕緊記下來,講白一點就是用偷的啦。」郭進望回憶。

一般廟宇的建築除了主體工程之外,我們所能看到的部份其實有相當精細的分工。像是郭進望帶領的雕刻班所完成的作品,之後還得交由彩畫的師傅負責上色。其他還有石雕、剪黏等部分,樣樣都是藝術,樣樣都是用時間換來的結晶。

P11.jpg

「這裡師傅這樣多,如何把風格統一起來?」我問。

「外行人可能沒有辦法分辨,但內行人一看就會知道,這件木雕作品和另外一件是不同人雕的。」

「所謂內行人看門道,外行人看熱鬧。一般人在看這類作品時往往第一時間就被它的精美所震攝,但其實這些作品還是存在這個人風格的,沒有辦法像機器一樣整齊一致。」郭進望說。

「以我而言,我自己擅長的是博古以及花鳥,其他的師傅擅長的也不一樣。同樣的東西風格都未必相同,更別說不同的主題了。但是不同的風格才有趣不是嗎?」郭進望笑著說。

木刻班的師傅們目前共有十八位,全都是來自中南部的城市,如嘉義、台南、高雄與屏東。其中有些師傅完成工作便先行離開,所以不會有固定的班底。也由於從事廟宇建築的師傅越來越難找,現在有很多部分的工作都已經外包到對岸的工匠。

P9.jpg

「像是石雕的部份,其實就是這邊的人帶著設計圖跑去對岸,找那邊的師傅來刻。」

郭進望印象比較深,耗時最久的一件作品就是目前在舊殿的點金柱,總共耗時三個多月才完成。

「一般來說,我們會先去看樑柱上裝飾的需要,然後再決定要加上那些圖樣。決定之後著手開始設計,然後再開始雕刻。」

「小的物件十多天就可以完成了,越複雜耗時越久是一定的。平均來說,大部分是二十天左右。」郭進望說。

「海清宮的新殿是全木造建築,完全沒有用鐵釘。」

海清宮的新殿主體工程於民國八十二年破土興建,採全木造全卡榫式建築,底座為花崗岩。富麗非凡,號稱東南亞數一數二的木造建築。其中位在主殿的十六隻點金柱高達五十四尺半(約十六公尺),底座三尺半,壯麗宏偉氣象萬千。進到新殿,見到這些點金柱的遊客們無不讚嘆。

然而因為成本與取得來源的考量,目前蓋廟所用的木材已經很少用傳統的樟木與檜木。現在所使用的木材全部都是由南非所進口的花梨木。花梨木質硬堅固,同時大材也多,比較可以雕出大型的物件。

「檜木要找到大的材質難啊,而且都已經管制囉。」郭進望不禁覺得可惜。

我看著郭進望正在雕刻的祥鶴,白色的描圖紙圖樣還有部分貼在木頭上,隨著郭進望或敲或刨,鶴的形體漸漸從一塊木頭浮現出來。

工廠裡頭放著廣播電台的音樂,每位師傅正專注地雕著自己的作品。海清宮的建築工程,就在這群師傅的手裡,一點一滴地成形。

「完成的時候記得要回來參加喔!」郭進望笑著說。

P8.jpg

海清河晏

「每年的農曆七月初十前後,就是這裡最熱鬧的時節。」吳劍坐在舊殿的服務處,點起了一跟香煙,輕鬆地說。

由於海清宮是目前台灣唯一奉祀包公為主神的廟宇,加上神威顯赫靈感非常,目前全台有一千四百一十九尊的分神,所以每年的閻羅天子誕辰時,這些奉祀包公分神的廟宇都會回鑾。除了回鑾的包公分神之外,來自各地的宮、壇、廟、堂、寺、府也會一同來進香。尤其民國六十一年的大海難時,包公的事蹟更是整個在中南部傳開來。所以,農曆七月初十前後,各地的陣頭,善士,以及慕名而來和前來還願的香客與信徒,以及本地的村民總是把整個海清宮擠的水洩不通。

「至少七成以上都會回鑾吧。」吳劍說。

「像我們這些靠海吃飯的漁民因為包公的庇佑而賺了錢,就會準備殺豬公準備牲禮,請劇團表演或是放電影哩!」

「有回聽說某個漁民要向包公還願所以殺豬公,但因為當年的豬肉有配額限制不能私宰,稽查員聞風前來取締,但後來不知為何到了廟前面就回頭了。」吳劍興高采烈地回憶著。


「還有一件當時很轟動的新聞,還上了報紙。」吳劍說。

當時一艘來自高雄茄定鄉的漁船來三條崙作業(確切的時間無法確定),沒想到不小心擱淺在近灘。由於當時是小潮,所以船隻動彈不得。船長焦慮萬分,於是連忙趕到海清宮,請求閻羅天子可以幫助他們脫困。

「幾番請示之下,包公起駕指示,要船長按照祂的方式開船必得脫困。船長回到船上之後按照指示開俥,並焚化金紙。說也奇怪,船就真的這樣脫困了。」

「不用說,事後船長當然是準備豐富的牲禮前來感謝。」吳劍說。

P19.jpg


「相傳每年的閻羅天子前數日,天兵天將都會在海清宮後方的海清公園操練,準備保護前來進香的香客安全。事實上,這麼多年來也沒有聽說過有前來進香的信徒出過意外。」吳劍很慎重地說。

海難之後,吳劍決定不再出海搏命,一方面是危險,一方面也是感謝包公的庇佑,讓他平安回到村裡,開展新的人生。

「所以後來我陸陸續續做了許多工作,最後來到廟裡當管理員。」吳劍回憶。

吳劍還向我說了一段先前他沒有提到,有關海難的事情。

「就在十一日那天晚上出海時,我的大哥吳清志獨自一個人在看顧烏魚寮。到了約莫晚上十一點半,他突然聽到有位老人在寮外說『明日船將不會平安。』但衝到寮外卻不見半個人影。」

「這一下當然驚駭萬分,非同小可。可是因為當時的聲音實在太清楚了,絕對不可能是幻覺。他直覺認為是包公來點醒他,所以擲筊請示包公後,包公指示往南去帶人,所以連忙把船員的衣物帶著,趕去布袋跟台南接應船員。」

吳劍緩緩地說著數十年前的往事,彷彿不是他自己的經歷般雲淡風輕。我往殿內看過去,包公法相莊嚴,自在安定地看著這一切。二百多年來,祂看著三條崙的興盛與衰敗,多少家庭的悲歡離合,保佑著出海搏命的海上男兒,看著遊子們衣錦還鄉前來還願,以及傾聽著形形色色的眾生男女千千萬萬個祈求。在村民的心中,祂無疑是這裡的守護神,也是心靈的寄託與安慰。

P6.jpg

離開三條崙的清晨突然下起大雨。我想著這段時間的採訪,彷彿是閻羅天子聽到我任性的要求般沒有下雨,讓我好好拍攝這裡美好的景物。所以當我結束這次的採訪行程,才下了雨滋養萬物。我不禁笑了起來。

故事說完了嗎?我想還沒。有土斯有「人」,有人就會有故事。三百多年前先人來到這塊土地開拓新人生,三百多年後,他們的子孫分散在台灣甚至世界的各個角落奮鬥著。不論這塊土地發生多少悲歡離合,它就如同包公般,靜靜地看這這裡,守護這裡,期待著另外一則故事的開展。也許很久,也許不久,但總會有故事。

謹以此文紀念民國六十一年三條崙海難的罹難者,以及曾經在這塊土地上奮鬥過的先民們。以及我的奶奶。

特別感謝
吳明福先生伉儷
吳團(吳駿盛)先生
吳份先生(新泰源號)
吳奇昆、林金嬌伉儷
蔡清六先生(恒潮二號)
吳劍先生(崙洽興號)
吳改善先生
吳王便女士
吳國重先生
吳順流先生
郭進望先生(海清宮木雕班)
黃丁讚先生(海清宮木雕班)
三條崙海清宮


注釋
1. 見『乾隆五十二年正月十四日福建陸路提督任承恩奏報統領官兵社番剿燬賊庄擒殺匪夥摺』。
2. 當時的漁民其實大多會偷偷收聽大陸沿海的氣象預報,如福建及浙江廣播電台都是當時常聽的電台。主要因為當時對岸的氣象預報比台灣所預報的還要準確。
3. 依照中央氣象局的浪高分類表,風級十二級浪級為狂濤,浪高十四公尺,最高可達十六公尺以上。(http://marine.cwb.gov.tw/qa/mmc-ans.htm#w2)
4. 事後聽說該船有兩名船員獲救,但無法確認船名。
5. 同3
6. 民國六十一年十二月十六日的中國時報記者劉燕鳳報導,「崙恒福」號船長王水源及其他四名船員在船隻翻覆落海後,被高雄茄定鄉的漁船所救。他們已忘記船的名稱,僅記得船長為吳國華。而「崙恒福」號翻覆時其中一名船員因落海後被魚網纏繞而不幸罹難,四人生還。

>>孤懸之村三條崙 II
>>孤懸之村三條崙 I
>>孤懸之村三條崙 後記
更多「孤懸之村 | 三條崙」的照片。

由 chinchun 發表於 March 4, 2009 4:16 AM
本文的引用網址:
http://chinchun.bluecircus.net/spamfw.php?tb_id=10782

迴響

你介紹的很好ㄟ!

看了很感動!

很多船難的故事都有聽伯父或爸爸說過!

希望有更多後續..

很棒!

to 小橘媽
謝謝妳!

未來我也希望會有更多的文字可以出來,到時候如果碰到我在三條崙採訪,可以跟我打個招呼喔!

ok!如果看到你一定會跟你打招呼!

說不定我爸爸或伯父們可以提供你更多資訊^__^

to 小橘媽
是呀,我想要再拜訪更多長輩,挖出更多的故鄉故事^_____^

拍攝的很美,謝謝你-我阿公名-吳色,在當地名氣甚響,小時後暑假都在家鄉渡過,很懷念-每年7月10日爸爸和叔叔同包遊覽車,返鄉進香,大伙攜家帶眷真是快樂,期待今年完工再去,好景不常--爸爸就在近日--撒手歸西--

to 瑜女
很難過聽到您的父親過世。完工時一定要回去看看,我想妳父親也一定會很高興的。

包青天?! 原來有供奉包青天的廟 ^^a 我還真是孤陋寡聞...

rose du petit prince
改天歡迎來這裡走走看看,我當你嚮導。:D

聽我媽媽說我就是海難日那天出生的,神明說還好我是女的,如果我是男的,聽說我爸也會在那天遇難,不知道是真的還假??

to 溪仔崙
不妨說說您的故事?村裡一定還有很多故事我沒有挖掘出來,希望可以好好再來拜訪這些耆老們。:D

今天到廟裡拜拜,遇到吳劍先生,聽他訴說當年海難事件。提起曾有一位記者先生跟他聊過,是否就是您?看到你把家鄉事蹟介紹的這麼精彩,真得很佩服您!地方的歷史文化如何傳承下去真得值得大家去重視。不知是否有幸跟您討論?

to 三媽
原來您也有遇見吳劍伯呀!我之前有採訪過他,不過我不是記者呵呵,不知道是不是指我。也謝謝妳的讚美,希望可以把這系列的報導繼續充實下去。您說的討論是透過信件嗎?如果有什麼問題,我能夠回答的很樂亦告訴您。

海清宮設立的原因在我小時候的廟壁上有介紹,當時每回去廟裡拜拜就會順便看看老照片、達官政要贈送的額匾,我家的小孩都是念廟旁邊的幼稚園哩!
還記得國小三年級前寄住伯母家,在延平南路開的雜貨店,同學老是說我住在「黑店」

to momo
延平南路的雜貨店,如果現在還在,那應該就是往廟過去會經過的那一家吧?我讀幼稚園的時候就到台北了,對於家鄉的印象,實在少的可憐...

今天才剛從akuma caca看完你的攝影展回來。再重看一次你的文章,還是相當有感觸。
我是崙福興號船長吳瑞草的孫子,謝謝你讓我從細膩的文筆中重新了解三條崙與船難的種種過往,也由此文章喚起我們對三條崙的回憶。三條崙是我們共同的家鄉,感謝你的紀錄與分享,讓大家更重視與珍惜這塊土地。

to Mei
謝謝您,很高興您也過來看展,可惜這幾天有事情無法在展館內幫大家導覽。

我能做的事情很有限,未來我還是會繼續記錄這塊土地,也希望能夠儘快把書寫完。我想老天爺現階段給我最重要的任務就是這件事情吧?未來也請大家多多指教。:)

發表迴響




記住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