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e 7, 2006

外一章

海是別離的顏色
那天

飄來的都是回憶的屍體
捎著淡淡不著邊際的氣息
都要退潮了你說

於是我試著假想情緒溶解的天氣
會是風,是雨,還是晴


當我恐懼時間的靈魂
再也無法向你
體溫
取暖的時候

或著該在海邊,你遙遠的一方
試著撿拾
話語

你總說,該說的
海浪都說盡了

由 chinchun 發表於 June 7, 2006 1:44 AM
本文的引用網址:
http://chinchun.bluecircus.net/spamfw.php?tb_id=7494

迴響
發表迴響




記住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