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tember 20, 2005

天涯行走

CRW_8738_RT16.jpg

離家的日子一久,所有對家的感覺都被抽離,虛無起來。踏在Marburg 的百年石板道,你會突然想起這感覺是不是多年以前,你走在鹿港,台南赤崁樓,或是任何一個你想的到,曾經走過的某個台灣古老城市的街道。腳底感到空泛,不充實感漫溢在腳底,你會想家。

但不是那種下班後獨自一人陷在車陣,動彈不得卻也不得不隨著徐緩前進的車龍踩煞車、加油門後,開始懷念家裡的餐桌,舒服的沙發-也許還有隻白色毛茸茸的小狗-的感覺。這是種歸屬,渴慕回到一角可以讓你永遠安息,永遠放下自己疲憊靈魂的眷戀。

你開始想,家,到底是名詞,動詞,還是形容詞?或是根本不存在的概念?你會懷疑人類建構出「家」這個概念到底是什麼時候的事?遠古時代的人是否會寂寞?在與自然搏鬥之餘,終也需要一落可以憩息的方圍安適,家便是這樣產生... 你胡思亂想起來,所有受過所謂科學的訓練與邏輯在此紛紛解離,不復存在。

記得初來到這異地的第一晚,你一個人獨自坐在廉價的學校宿舍,這裡的秋夜氣溫只有十來度。捧著單薄的被褥,望著猶未打開的行李-裡頭裝載著故鄉親人滿滿的祝福,也許還有愛人的氣味-和空蕩蕩的房間,你懷疑起自己究竟為了什麼來到這裡。然而沒有後悔的餘地,只有硬著頭皮往前進。

第二天過去,你發現自己似乎不是那麼強烈地戀著遠方的另一塊土地,且帶著點罪惡。

總之,日子一久,所有的感覺都已蒸散,所有的所有都被視為理所當然。想家,只是偶爾會升起的一種奢侈念頭。就像現在一樣。

由 chinchun 發表於 September 20, 2005 2:39 AM
迴響

^^"
天啊!那最後一句話,好熟悉的味道~
不禁讓我想起了~張愛玲

每一趟旅行不論再怎麼興奮也總想家啊。我這注定漂泊的遊子,好像也是有點累了,最近頻頻想起媽做的菜和爸的叮嚀。

其實我出國也只有三次,兩次旅行一次出差。對於這種離家的概念,可能只有在部隊服務時,那種幽微的疏離感。

記得有次出意外,那瞬間閃過的就是親人的臉龐...家到底是人類最眷戀的一個地方吧?

聽你說出國僅三次這倒意外。
我對「家」的概念已經思考得夠久了,
跟我離家的時間一樣久,
好像想得越久離開得越遠,
那個概念中的「家」好像應該叫作故鄉了。

初次到訪,很喜歡你的照片與文字。

離家久了,怕得就是自己幾乎要忘了家。

一開始是隻身一人來到這裡求學,天地之大,只能躲在浴室痛哭;是想家啊!

那時才真的了解了自古以來那些寫鄉描家的詩詩詞詞。

to 逸梵。
歡迎你,也謝謝你的讚美。

自己沒有出國唸書過,所以這樣的感覺其實是聽了一些朋友描述之後揣摩出來的。唯一貼近這經驗的只有當年在部隊的一千多個日子。我還記得入伍的第一天深夜裡,漆黑的大通舖隱隱傳出一些同袍的啜泣聲,那時候才第一次感覺到自己已經離開了家,才開始知道什麼是想家...

廚川白村說創作是苦悶的象徵,或許也是因為這樣,歷史上才有那樣多的作品可以供後人低迴吧。

喔,我也是苦悶。尤其是看到馬戲團團聚還有台灣美食報導。

我也很苦悶說,團聚又給他再次錯過,然後去花蓮壞天氣就跟著我從台北跑到花蓮,這是怎樣??!Orz

發表迴響




記住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