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tember 4, 2005

下午的一齣戲

CRW_0714_RT16new.jpg

1990年的夏季,90年代的第一個夏季。80年代匆促結束,90年代的第一個夏季,卻是輕輕悄悄地展開。

如同以往,我背著書包晃盪在板橋後火車站前的小巷弄裡,疏落散聚的唱片行之中。揚聲器大聲播放著林強的向前行、張洪量的蛻變以及talking heads的萬年舞曲。突然間,我聽到一個特殊的聲音。

很難形容這樣的嗓音是好聽,還是難聽。淡淡的吉他分散和弦錚錚錝錝響起,與唱片行裡嘈雜的人聲恰好成了強烈的對比色。濃烈的色彩上散落著抹抹半透明的淺藍,彷彿隨時要滴下水似的。歌詞一塊塊自揚聲器跳出--野台戲、童謠、舊北投、竹枝詞...溶成一幅典型的老台灣浮世繪。

我想起了幼年時,和家裡最小的叔叔每年最期待的就是一年一度的海清宮廟會。棉花糖、布袋戲偶、烤魷魚、彈珠台...跟著小叔東鑽西奔,偌大的廟前廣場就是一年一度的馬戲團。史艷文、諸葛四郎、薛平貴、李小龍,都化作一個個記憶中的風景,快速掠過...

下午的一齣戲是陳明章繼戀戀風塵配樂後,第一張個人作品。戀戀風塵的樂音尚未在腦海消去,下午的一齣戲接著搬演陳明章的另一個戲碼。一貫的濃濃舊風,配上陳明章民謠味十足的唱腔演譯,成了90年代台灣音樂最鮮明的旗幟之一。

買下這張唱片,恰好是我一個禮拜飯錢努力攢下的金額。

而後15年飛奔而去,曾祖母去世,外公也在我下部隊時過身。家鄉的野台戲正如同15年前陳明章所寫的,看戲ㄟ儂攏無。當年在戲檯下搖著扇子看戲的阿伯阿嬤,一個個逐漸凋零,野台戲棚後的師傅們亦逐漸老去。家鄉的廟越蓋越高,但惆悵卻也如同越來越富麗堂皇的廟般,絢爛了起來...

友人在MSN上問起:下午的一齣戲?

一齣很久很久以前,某個下午的野台戲──。我笑著打出這串字。


圖:板橋福德祠,八月祭典戲台前。歌仔戲班在北部已經日漸凋零,此戲班為廟方自彰化邀請北上。
器材:Canon EOS10D。EF16-35 F2.8 L。F5.6。

由 chinchun 發表於 September 4, 2005 7:33 PM
迴響

大學時,
曾經在戶外看過那種拉起一張白幕的,坐著鐵板凳的露天電影,倒是沒看過野台戲, 十分好奇, 很希望有機會能混在一群老阿
公, 阿婆中看看, 應該會很有趣...

看戲的的確都是阿公阿嬤,那天下午混在她們裡面一直拍照,每個人都覺得很好奇,就跟他們順便聊聊也順便解釋我為何要拍這些照片。當天拍了一百多張,只有這張最滿意...

土地公廟的慶典一直到農曆八月十五,期間每天都會有戲班子演出,可以參考看看。


小学5年级之前,上学放学的路上还能听到男女对山歌,之后,山歌声已经灭迹于野山坡中.之后几年,偶尔只能在喜酒席上还能听到老年人的山歌.

那时候,电影放映队也经常进到村里放映,我们都早早的就拿着凳子到晒坪上等天黑.

我妈妈和很多很多的故乡女性一样,她们的偶像是刘三姐...

现在家乡的小孩,全部刘德华,周杰伦...


今年,我听了一个夏天的,前几天下载了胡德夫的,没有感觉纳...


仿如戏梦人生...

听了一个夏天的恋恋风尘

原來你也注意到台灣的這些音樂:)
不過,我想如果能看過電影,或是親身到這些地方走一遭,我想感覺應該會比較深刻吧?

在都市住習慣了,小時候那種單純的感動已經漸漸遺忘。就像你說的小時候搬板凳在戶外等電影,這樣的場景除了部分鄉下地區外。都市已經完全看不到了。

劉三姐,上回去桂林時也有去看了印象劉三姐,感覺很震撼。我當時就有點像是劉姥姥進大觀園一樣,哈哈。

其实大陆有无数的人关注和疯狂喜欢台湾的各种形态的音乐/文学/艺术...电影更是...


我很期待有一天能到台湾旅行的,或者参加艺术展览,去年在上海和林书民(台湾现在最牛的艺术家吧)聊天...都希望有机会合作.

呵呵,你有再去桂林的计划???

我最近看到出版消息,很感兴趣:

著 作| 寺山修司(Terayama Shuji)
譯 者| 黃碧君
出版社| 邊城
定 價| NT$300 元
書 系| 想像的博物館
出版日| 20050825
I S B N| 9572991590
膠裝. 部份彩色

台湾经常出版一些有意思的书,远流的一系列电影馆,去年才开始在大陆出版.

现在大陆的图书也越来越丰富了.我买书也越来越少了...

其實我非常喜歡看歌仔戲, 布袋戲則是還沒上國小前的記憶了
以前有一本書叫 "失聲畫眉", 好像曾經得到過自立報系的小說講, 一位姓 "凌"的女性小說家的作品, 就是在講戲班的故事, 當時自己好像是國中還是高一, 非常喜歡那本小說, 透過故事有讓我一窺戲台後的人生百態,

演員真的很厲害, 無論自己當下是什麼樣的心情, 上的戲台, 自己就是屬於角色的..,

to story
這幾天簡直忙翻,都快仆街了。
我不知道大陸那兒也在研究台灣的文學以及藝術,不過我們這裡倒是有鎮子很流行,就跟現在大陸的狀況一樣呢。希望有機會你可以過來,屆時可以去台北最有名的幾條舊書街晃晃。至於桂林,呵呵,有機會我想一個人過去好好拍照,上回去只帶了一部單眼跟一部小數位相機,實在不過癮...我比較訝異的是,想像的博物館才在台灣上市未久,你那兒就有大陸版?呵呵,這本書我也非常喜歡呢!

to chaos
您說的應該就是凌煙這位作家?這本書我記得當時讓我震撼的是講述同志的主題,這是我當時未曾想像過的世界。現在這部小說似乎成了台灣文學批評裡很重要的一部小說?

至於歌仔戲,我記得的是小時候總會等著每天看台視的楊麗花,華視的葉青,中視我就忘記是哪位花旦了...每天的心情隨著劇中的主角際遇起伏...好個單純的年代。

嗯,張洪量的「蛻變」,90年的那個暑假。

逛BLOG逛到這裡
對你的照片及文字很喜歡
我想你說中視的歌仔戲花旦應該是黃香蓮吧
記得他在中視演了不少檔歌仔戲
而陳明章的作品除了電影配樂及下午的一齣戲外
早期還有兩張是在學校內的演唱會實錄
這兩張也是很棒

歡迎Cobian :)。一看到這個名字我就想到nirvana。到您的站參觀果不其然在那裡看到有關他們的相關文字...很喜歡你的文字風格,不做樂評實在太可惜了。

唉是的,我竟然忘了黃香蓮。當年她力戰楊麗花跟葉青兩大電視歌仔戲勢力,想來還是魄力十足。

陳明章除了後來出了幾張不痛不癢的演奏專輯,其他的我都很喜歡...只是現在對於音樂似乎沒有以往那樣的狂熱了。

To chinchun
您太客套了,我只是把我自己喜歡的音樂及感想胡亂寫一通
倒是您不棄嫌,來看我寫的一些破文...
anyway thanks again 也歡迎有空多來坐坐^^

發表迴響




記住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