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tember 30, 2004

回憶一則

清晨四點
隔壁的晨雞尚未覺醒
電話鈴聲卻是搶先刺破一個個
正在孵化的夢

「我很遺憾...
您的子弟...
剛剛...執勤...
被民車...
撞...及
...仍在搶救...重度昏迷...」

阿金伯睡眼惺忪,猛然驚醒
電話那端的聲音冷冷
越來越遠
難辨卻又有如西廂房裡那割人的鋤刀
銳利

搖醒老伴,
卻呆了半晌
--阿霞啊
出代誌啊啦...
--妳ㄟ阿才出代誌啊啦--
阿金伯黝黑的臉龐泛了青光--
天仍未明

薄霧下的三合院
機車引擎怒吼,
雞飛
狗跳
阿金伯和阿霞嬸兩顆心也不住亂跳--

--阿才啊,你得要撐下去--

基隆,長庚,陌生的地名
空氣中的消毒水味取代牛糞的草腥味
冷氣掩護著心中的恐懼
而不住顫慄
此時嘉義已是遠離
耳晌卻仍是副連長沙啞沉重的聲音
...重度昏迷...

眼前軍官個個制服筆挺
誰是誰,哪個是哪個
我兒
到底在哪裡?
你們怎都沒反應
倒底是被誰撞,因娘咧

幹!
乎伊死!

急診室裡
或坐或躺
或閉目或呻吟
不禁嘆息

「有關賠償的問題
阿伯你莫激動
莫著急----
我們一定妥善處理...」

此時醫師走來
不急
不徐
彷彿世界皆在掌裡--

--我們--


由 chinchun 發表於 September 30, 2004 12:53 AM
迴響

........
記得,曾聽你提過...或許當年只是輕輕一提...
是嗎?生、老、病、死,人生不能一瞬

也許,就是不能一瞬,我才執著
只因,下一刻是那麼不定,不能有後悔,所以學飛蛾

...井底之蛙或許未見世界的繽紛,但如能自得其樂,未嘗不是一種美麗?人生,必須錯過的太多了,我只能去抓,我絕不想錯過的...

勿念

嗔貪癡
不能出世的話,那也要好好入世一回

jedenfalls Vielen Dank ^^

不知怎麼,這篇的用文遣字,讓我彷彿回到那個時空,感受到那種時空變隔的氣味。

把它寫完吧。

to 小黛
其實這故事有個會讓大家詫異的結局,只是,我認為這故事的結局並不是我這篇短詩所要探討的重點。

我所要突顯的只是大社會下卑微的個人,如此而已。

再讀一次這篇文章...突然覺得好刺眼,萬針錐心...人生...

國畫社學妹加瑜,我下下一屆的社長,被飆車族追撞,重傷
昨天早上...走了,她出事那晚,正是來見我們的這一干朋友...

你怎說都是社上的一份子,所以,通知你一聲
我已經哭乾眼淚了,面對生死...面對無常,我或許又到另一境界了

啊...人生...

發表迴響




記住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