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y 11, 2004

那些年的人與事--正步篇

士官一中隊!正步——走!

每個月,總會有個禮拜一早上要忍受這種折磨。

在四季如夏的高雄鳳山陸軍步兵學校,你的敵人不是對岸的老共,不是危害中華民國全體國民的任何敵人,也不會是變態的教官,往往是那動輒34度以上的高溫。特別是,在每個月的第三個禮拜一早晨,全校大閱兵的時候。

不知是哪個搞不清楚狀況卻硬要說嘴的班長,說什麼中華民國早已沒有踢正步這回事,去步校安啦,攻攻山頭走走先鋒路而已這類的無責任評論。等真正到了步校,放下黃埔垃圾袋,看到那一望無涯的校區,偌大的閱兵場......對!就是那該死的閱兵場時,這才發現大事不妙。此時大家的腦海不約而同浮起一句軍中俗諺:「吃在砲校,爽在裝校,死在步校!」

果不其然,一臉剛毅木訥不苟言笑滿臉橫肉肌肉發達的隊長宣佈:「這個禮拜六全隊下午連集合場集合,開始練習正步!踢不好大家別想休假!嘿嘿......」隊長口沫橫飛,只差底下的同學沒撐隻傘。

這就是在步校的第一個禮拜。東西南北都還沒搞清楚,就開始玩正步,還得面臨無假可休的窘境。假,是軍人的恥辱......不,是生命!說什麼也要休假才行。

沒想到踢正步還真是麻煩。

基本上,踢正步時會帶步槍,光是踢正步前的上刺刀及托槍動作就耗了將近一下午。好不容易搞定上刺刀,托槍,這才真正開始踢正步。其實,正步踢的好的話,那整齊的聲浪及齊一的動作相當壯觀。但是,如果踢的不好,就會變成一場災難。傳說中官校的學生會用竹竿及磚塊練習踢正步,雖然咱們班隊沒有玩過這玩意兒,但是難纏的隊長畢竟是官校出身,折磨大家的招數還是很多。不過,折磨歸折磨,這都還比不上第一次正式踢正步的戲碼精采。

練習了兩個禮拜,總算第三個禮拜一要正式豋場踢正步。

禮拜一因為軍官班隊可以在0700前收假,所以幾乎所有的同學都是坐夜車回營。於是乎,大家的體力想見一般。正式閱兵0900開始,不過0600前就要集合完畢,領槍,整理裝備,吃早餐......對,儘管接下來要開始火焰大考驗,但還是得吃飯。吃完早餐後再次集合,連集合場一百五十多人鴨雀無聲,只聽見整理裝備的窸窣聲。鋼盔、水壺、S腰帶、刺刀、綁腿,皮鞋一樣樣檢查,眼皮也不知不覺越來越沉重......

......目標閱兵場,齊步——走!

被區隊長的聲音嚇了一跳有如大夢初醒,此時高雄的陽光真是可恨。

人數多的班隊踢正步有樣很要命的罩門—雖然聽起來很可笑,但事實就是如此—「身高」。

什麼意思呢?踢正步時,由於身高的不同,跨出去的步幅也不同。身高差距越大,步幅的差異也越大。所以,踢正步時長的高的不能跨太大步,矮的必須盡量配合前面的大個頭。如果兩邊無法配合,踢到後來就會變成一場笑話,一場災難。

好不容易走到校閱場,給那壯觀的景象給嚇了一跳:想不到步兵學校竟然有這麼多班隊?整個校閱場外圍滿滿的都是迷彩的顏色。步槍的黑色槍管閃耀著詭異的光芒,人影在灼熱的太陽下搖搖晃晃,糊成一片迷濛的綠。耳邊只聽聞各班隊值星官的吆喝聲,腳步的整齊聲浪,就再也聽不見任何聲音了。

整好隊,所有人員0900閱兵開始。重頭戲來了。

閱兵由正規班班隊開始,也就是階級上尉以上的班隊。這些在部隊大多是實兵單位連隊長的班隊,踢起來的動作實在是整齊劃一。有些學員雖然挺著一個啤酒肚踢正步,看起來很滑稽,但整體的動作,節奏的掌握,真的不是我們這些菜鳥學員所能企及。此時中將指揮官高高在上,看著底下的班隊一一經過。

士官一中隊,正步——走!

隊長終於下了口令。

噠!噠!噠!噠!——

一開始還頗順利,可是......

向右——看!

噠!噠!噠——噗!?

向指揮官敬禮後,也就是經過第二個標兵不久,後面的同學開始跟不上前面的步伐,亂了起來。原本整齊的步伐聲開始變的渾濁,隊伍也變的歪歪斜斜。這時,我突然感覺全校的目光開始往這裡投射,雖然表面上看不出來,但他們一定在心裡竊笑--不,應該是捧腹大笑。

我偷偷瞄了瞄指揮官。

結束這場災難,回到定位開始「聽訓」。折磨了三個小時,這時高雄的陽光已經堪稱毒辣。身上所有黑色、金屬的配件開始發燙,汗水沿著鋼盔帶直下猶如關不緊的水龍頭,而右手上了刺刀的65K2越來越沉重。

眼皮也越來越沉重......

恍惚中,突然聽到指揮官似乎在罵人?

「士官一中隊,混蛋蛋蛋蛋蛋!——」

句子簡單俐落,像極了南台灣無所不在的毒辣陽光。

指揮官的聲音迴盪在喏大的校區。而那個「蛋」字特別清晰,嘹亮,彷彿可以感覺到指揮官的口水噴在麥克風上。

「混蛋蛋蛋蛋蛋!——」


由 chinchun 發表於 July 11, 2004 10:50 PM
迴響

好家在,我就是在那個受訓就是走走路的時期進步校。不過鳳山真的沒有冬天,在北部都冷的哇哇叫的時候,鳳山一就是鳳山,唉。

我看過一次僑泰演習的預演,對,就是步校隔壁的官校在國慶日要表演給華僑看,我們預官班隊居然被受邀去看他們踢正步。那真的是很震撼的經驗,聽說是總隊長下的命令,就是要我們搞清楚什麼是軍人的樣子。

就以一個非當事人的角度是很好看,不過先前我在先鋒路上面看到他們趁者打野外休息的時候,一個般一個般的在那邊拿磚塊,拿竹竿,頭也不回的猛練習,那真是恐怖的感覺。

不過那一陣子大概也是步校最不一樣的時候吧!說實話,當我們聽到一牆之隔的入伍生女生連,她們連罵髒話都很有氣魄,不禁為之一振,真是好樣的!至於唱歌答數輸人那就沒有什麼好講的。

說到女軍校生,真的只有佩服兩字。記得也是有次在打野外,剛好有隊軍校生經過在我們前面玩班防禦吧?結果有個女生不知道犯了什麼錯,被班長左去又回。當時他們是全副武裝加行軍大背包,拿的是五七步槍,而我們了不起就只有拿隻65K2,背個防毒面具而已...那個女生就這樣跑了將近十分鐘...六月的鳳山...

hahaha, great article....

65K2 is the sweetest thing invented ever, I remember we switched from M16 to 65K2, 1990.... HouKo, Hsing Chu....

ROC ARMY 542 Brigade, we are the finest fighting force on earth!!

the end

oh one more thing, there was another great invention on 65K2, you could use a little "hook" thingnee to hook your super duper rifle on the S-belt, it's a "hand-off" device which takes no effort to hold it....

On one occasion our overweighted batallion co wouldn't shut up for close to 3 hours!!!! the hook thingee saved my right hand....

the end

542兄
看來您很懷念當年的軍旅生活呢,感覺您在軍中生活的很紮實^^""
五四兩旅很耳熟,不過後來結訓我到軍管區海巡部(海巡署前身)服務後,就跟陸軍完全脫節了...@@唯一有關係的大概就是陸軍演習時會跑到我們轄區"要"一些"情報"吧~~

看來65k2的妙用大家都盡在不言中。當年我也常常這樣勾在S腰帶上面聽訓哩...XD

您老寫得真是深刻有感覺,小弟54期預官正在鳳山受訓中。

走不完的先鋒路,小蜜蜂倒是被禁了,剩下幾台沒有辣妹的營站車,噗噗噗的颳起先鋒路上的沙塵了。

to 66火箭彈
呵呵,鳳山現在應該還是很熱吧?想不到現在小蜜蜂竟然被禁了?記得當初有位小蜜蜂大姊頭,聽說連指揮官她都認識...偶爾還會嗆一下當時的總隊長。真是讓我意外,不過快結訓時倒是有看到營站車,我都習慣叫它蜂窩,哈。

受訓應該是軍旅生涯最幸福的時刻,好好把握,下部隊才是挑戰的開始呢。還有,王生明路那一帶不要常去啊~呵!祝你一切平安順利早日退伍~

大家好!!
我是步兵學校45期預官甲班的少尉區隊長
當時我運氣不錯,抽到留校簽,所以當兵兩年都在步校.
不過留步校還真有點辛苦
你們講的小蜜蜂,就是阿鳳姐,她是維一一個小蜜蜂,會幫忙整理後山環境的,所以我只允許隊上同學向阿鳳姐買飲料,那個鬼地方在夏天時真是恐怖,如果幹上一灌地下工廠的冷飲,保證士氣高昂幾百倍!!

呵呵,看來您是學長囉,在下是48期三梯的志願役軍官班,學長好呀。

小蜜蜂應該是被禁了。當年我是比較喜歡綠豆湯啦,真的是又冰又甜,喝下去後戰鬥力立刻上升哩~花生仁湯容易上火所以比較少買。當時防毒面具攜行袋常常會藏一些有的沒的,不然以當時步校鬼見愁豬掉淚狗搖頭的伙食而言,真的是會餓死。

我是一月初開訓七月底結訓,所以還不算真正熱到啦呵呵~

走不完的先鋒路

我的記憶與意志消磨光的地方

剛結束第一周受訓

長官....*^&&*%*&

第一週是最難適應的關卡,加油!

先鋒路走久了,雖然當時很痛恨,但當你一離開步校,就會發現一輩子再也不會有這樣的機會可以"專心"地走路了...

我也是預官甲班四十五期的留校區隊長
我姓潘,你是那位,好懷念那段日子
留校還以為會比較爽,其實真操,
不過我覺得退伍後面對工作上的壓力,說實在很有幫助

我也是預官甲班四十五期的留校區隊長,我姓潘,你是那位,好懷念那段日子.留校還以為會比較爽,其實真操,不過我覺得退伍後面對工作上的壓力,說實在很有幫助

to Well
是呀,線在步論在工作上碰到什麼挫折或是挑戰,跟當年比起來,其實只能算是小巫見大巫吧?也也許我沒有真正碰上什麼風雨,才會說這樣的大話吧 :)

看來您應該是學長,我是88年1月13號到步校報到,7月21日結訓分發...當初您應該還有帶到48期的軍官吧?:)

45期的預官同學還記得步校的總隊長嗎?每次都要罵我們是"造糞機",說中國大陸衛星如果看到步校的訓練狀況會笑死,後來有夠倒楣,下部隊不到2個月又拉回步校打測驗,掛階後又被多補兩次"造糞機"。

to 226的120砲排長
48期時的總隊長,我們都叫他Wonderful,取其名字諧音。久而久之反而忘記他本名。不過看起來應該不是45期學長遇到的造糞機 XD

發表迴響




記住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