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24, 2004

清晨五時四十分頹廢御便當

已經忘了是怎樣的情況之下,會用御便當當作"一天"的開始與結束。

在單位裡,特別是轄區在北部最重要的一條海岸線服務,時間是最大的敵人。抓偷渡犯的時間不夠,抓走私的時間不夠,辦業務的時間不夠,睡覺的時間不夠... 時間成了最奢侈,最搶手的商品。所以,縱使再有錢再有能力,也難以扭轉時間,更難在勤務會報上被暴跳如雷,青筋暴現的長官手上的資料(轄區走私偷渡彙報)打爆後,可以不必委屈的說出"千金難買早知道"這句老話,咕噥一番。

我們這些要上不上,要下不下的幕僚人員呢?

沒有人有時間可以支援你。長官的嘴巴永遠像只會打自己人,火光隆隆卻是發發空包彈的機槍。但上級單位的電話紀錄往往像悶屁般SBD,安靜卻致命。

所謂幕僚,不過是掛了官階的軍官辦事員。因此,面對上面這兩種狀況,通常只能挨挨炮火,想辦法從少的可憐的工作時間擠出空檔來彌補損失。同事都自顧不暇泥菩薩過江,哪能發揮同袍之愛呢?其他的大小狀況更不用提了。

通常,一位幕僚人員在正常的情況之下,除了本身的業務之外,還得擔任日夜巡軍官,甚至勤務指揮中心的執勤員。一天廿四小時,辦公至少八小時,夜巡十二小時,剩下四小時... 惡性循環的結果之下,再也沒有幕僚人員願意準時出去夜巡,日間督導 ( 日夜督加起來共廿四小時,真是偉大,鬼才相信有人會這樣幹)。海巡嘉言錄第一條:看到太陽之時,就是就寢之時。

因此,邊看著朝陽邊吃晚餐兼早餐,成了我生活的一部份。

海邊通常會有許多營業到天亮的小吃販,負責餵飽不睡覺的拼命釣客,剛偷渡上岸的偷渡客(如果有的話),尋找浪漫的情侶,和許許多多和我一樣晚上不睡覺淨往海邊跑的無聊軍人。水煎包,小籠包,肉粽,油飯,蔥抓餅,雞排,滷味,鯊魚煙... 林林總總,每天總可以自己研發出許多奇怪的套餐,諸如蔥抓餅油飯之類。然而,路邊美食美則美矣,但有時總會讓腸胃受到襲擊。此時,拐么么(7-11)的御便當成了我的救贖,最佳的解決方案。乾淨,快速,買東西順便吹冷氣,拐么么成了我幾乎每天報到的夜店。從三色飯,蛋包飯,家常排骨,滷排骨,紅燒排骨,京都排骨,蒲燒鰻魚,香辣雞排,乃至當時(91年)最新的國民便當等,幾乎所有一線的產品都曾進過我的五臟廟。

於是,每次的夜巡回來後,就著隱隱若現的朝陽,帶著一點點難得的頹廢,以窗外浮著點點金光的海色佐以熱騰騰的御便當。再來點Paul Desmond慵懶的,性感的saxophone。

霎時,你會感覺,所謂的幸福不過如此。

舊文重貼。謹記退伍後第一次連續假日加班。

由 chinchun 發表於 May 24, 2004 1:08 AM
迴響

好羨慕喔~~~~加班還可以在外面吃到拐么么,我的加班有一碗維力炸醬麵就可以很滿足了。

幕僚?唉,肩膀的槓子是可以拿來吃的嗎?

說實話,我還是非常喜歡當新訓排長的。

突然來個思想起,真是不好意思....XD

呵呵,學長你客氣了,我才是在無病呻吟哩。

說到維力炸醬麵,那可是我的最愛呀。關於它的故事,恐怕可以寫一篇文章了。XP

新訓排長,唉,那可是當年下部隊的第二志願啊...第一志願是留在步校當教官。~~臨陣當先,七月的步校真是名符其實的"死在步校"。沒被操死也被熱死。

哈哈哈,七月的步校。我去第三天中暑.....:P

我在下部隊快要退伍的時候,才知道維力炸醬麵的湯麵分離大法。原來是要把麵舀出來,我一直以來都是把湯倒出來,但是每次都笨手笨腳的會漏。看了其他人的吃法後才知道原來應該反過來的。在那時候我才真正領會「不打眼」的究極奧義。

發表迴響




記住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