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ch 4, 2004

我的手機遺落在枕頭海

曾幾何時,手機成了出門必備三要件(其他兩件為鎖匙,皮包)。少了它,渾身就不對勁。

早上出門上班前一時疏忽,竟將手機留在枕頭上。及至到了客戶生產的醫院探視時,順手一個習慣性動作往公事包裡探--哎呀不好,手機沒帶出來。

難怪早上那麼安靜。

此時不會有仔細想想其實亂噁心一把的震動從公事包裡幽幽傳來,也不會有雖然悅耳但絕不會有人把手機當音響放來欣賞的鈴聲,總在出奇不意時(比方上班摸魚時...)來個震撼教育。 想想其實有種解脫的,很阿Q的舒暢感。

但是,手機不在身邊,又會開始強迫性思考:萬一有客戶急找怎辦?萬一老闆有重要的事情找怎辦?萬一有票友發現絕世不傳的靴子腿在哪裡出土打來報馬怎辦?萬一Canon的1Ds有人要超低價賣我怎辦?(這個是想太多)...

但上述事件要真的發生卻待如何?幾年前大家沒有手機不是一樣活的好好的?怎大家一下子變的這樣有效率,這樣的善用時間?是手機改變了生活,還是生活的需要改變了我們對手機的思考及使用方式?

我們是不是被手機給綁架太久了?也好,今天就讓它躺在枕頭海裡好好地放個假吧。


由 chinchun 發表於 March 4, 2004 6:12 PM
迴響

除了手機之外,
能不能連線上網也是個會令人有點焦慮的因素,
特別是有了blog 之後。

沒有正職之後,
手機幾乎只是拿來跟家人聯絡的工具。
除了撥錯號碼的,
幾乎接不到什麼其他的電話。

這樣也好,
手機只該拿來接跟自己關係最為密切的電話,
其他的,用寫的寫下來通知,
既可減少工作被中斷的干擾,
又有個具體可供檢視排比的依據,
比純粹口頭交代來得保險得多。

個人比較好奇的是
"?萬一有票友發現絕世不傳的靴子腿在哪裡出土打來報馬怎辦"這是什麼東西?!

想我兩個星期出國前一天
就為了自己沒帶手機而無法與朋友男友聯繫而發生一些不爽的事情
那時恨恨的告訴自己絕對不能再沒帶了


結果今天又忘了.....................

的確,現在沒有網路恐怕也是一件難以忍受的事情了。唸大學時網路不像現在這樣發達,寫報告還是很傳統的去圖書館找資料,當時還很少有人利用網路去查,頂多就是心理學特有的PsyList(應該是這樣拼吧,有點忘了)。資料找來後先copy,整理,然後慢慢打上去...(或是手寫騰上去)住的社區很奇怪,常常兩個月或三個月就要停電一次,每次停電時才發現原來沒有電腦(正確的說應該是網路)可用是件很痛苦的事。看來手機或是網路依賴(存)症(物質關聯疾患)很可能會出現在將來的DSM-V了...

有關票友那句話,應該也是想太多啦^^,要是真有夢幻級的bootleg(有人習慣稱風衣版錄音,或直譯成靴子腿)出土(比方狄倫伯和Joan Baez私底下的合作錄音,或是不喜歡錄音的指揮大師Celibidachen隨便一場音樂會...等等...對我來說這就夠夢幻了),可能大家自己就先下手了吧XD

老爺得了個難得的清閒,卻又多了掛念,看來物質不滅定理還真是真理呢!

有時候,不想聽到手機鈴聲響或許是讓自己有偷得浮生半日閒的感覺~但是別忘了你是現代人哦 !有時還是得乖乖得的帶著手機才好,畢竟可能會有因為無法聯繫到而發生的誤會這樣可不好哦 ~

發表迴響




記住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