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ch 2, 2004

写真

ohneliebe_2980363.jpg

第一次認真地看待攝影,是從日文字"写真"而來。

小時候,寫真集是個禁忌,是維特的墓地,是個大人們才能接觸的世界。然而,及至念了高中,偶然的機會下讀到一本日文攝影專書纔發現,原來寫真是攝影的意思。從此,童年的迷霧一下子被沖散,成長不過如此。

於是,第一個會念,會寫的日文詞彙,不是愛してる,也不是ありがとう ございます,而是写真。弔詭地是,曾經一度抗拒日本文化的人,最後還是為了攝影去學日文--至少,希望能看的懂日文攝影雜誌,吸收在國內相較之下略顯貧乏的資訊。CAPA、日本カメラ(日本相機)、風景寫真都是在國內常見的日本進口攝影雜誌,也成了我攝影知識的來源之一。雖然常見,但其內容卻遠非國內相關產品能及。繼而,一趟東京之旅也讓我真正見識到日本攝影風氣之盛。風景區不斷可見到手持單眼相機的日本遊客,認真地,小心翼翼地對焦,構圖,然後按下快門。其嚴謹與執著,彷彿面對他的蒙納麗莎般,虔誠,謹慎。除此之外,書店裡看不完的各式日文攝影書籍,雜誌,以及場地超大,服務周到,幾乎各種相機皆能試用的的ビツクカメラ(Big camera)等賣場。最重要的是,日本發展相機工業雖然不過數十年,攝影的風氣卻早已深植在各個階級並且生根,日本製的相機也普遍獲得職業用家的肯定與信賴。有人說荒木經惟不過是個玩弄情色,談不上技巧的"攝影師",然而,我們卻看不到自己的荒木經惟。有的是,許多道貌岸然,高高在上的所謂大師。

之於photography,我似乎更喜歡写真這個詞彙。寫真,不就是以自己的相機為筆,寫下自己眼中所見,最真的那一面﹖

或許有朝一日自己的器材會漸漸轉成德式系統,然而我永遠不會忘記,曾經為了日文寫真這個字而攝影的初衷,以及日式系統所曾經帶給我的快樂。或許再也沒有時間和機會去日本悠閒地以相機記錄旅行的每一個感動,我卻也不會忘記那塊土地一樣也有許多熱愛攝影的人們。

珍惜每個按下快門的瞬間,因為那是最真的一刻--不論器材,無論技術。


Canon PS G2 Av,f2.8 macro mode.

由 chinchun 發表於 March 2, 2004 7:21 PM
迴響
發表迴響




記住我?